曦孤(一小口糖)

人物是阿官的,ooc是我的

文笔渣,自己都不忍心看系列

可能会有bug

正文:

“我不喜欢很长的头发呢。”

曦月一边笑着打趣,一边把玩着孤剑柔顺的长发。

孤剑连理都没理他,早就对他的话习以为常,依然淡定的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曦月见此,笑意更深。

“明明黑色也不一定耐脏啊,你怎么就只穿黑衣服呢~”

曦月对着孤剑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尾音上挑,分外撩人。并且刻意压低了声音,温热的气息打在孤剑的皮肤上,好似情人般低声呢喃。

孤剑手上端茶的动作顿了顿,后又平复了心情,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继续喝茶。完全把曦月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曦月挑了挑眉,继续道:

“茶味苦涩,我一想到那味道就不知如何下咽,真是好奇你是怎么喝下去的。多尝尝酒岂不美哉。”

这一次孤剑终于开口回话了:

“茶虽苦涩,却可使人心平气和。饮酒易误事,又何必去尝。”

说罢,便又把曦月晾到一旁,不予理会了。

“啧,非也非也。饮酒是结交好友的捷径,可不能这么说。还有,你总喜欢在夜晚练剑就算了,还每次都要在练剑之前沐浴,是在修道么?”

孤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也懒得与这人讨论这些早八百年前就已经不知吵了多少遍的话题了,起身就要走。

但谁知曦月一把将孤剑拉住,孤剑不解的转过头,

“曦月你有什么……唔!”

曦月趁孤剑转头时就吻了上去,一手死死地按住他的头,另一只手则束缚住孤剑不断挣扎的手。

孤剑双眼瞪得大大的,想要拔剑奈何手被曦月紧紧抓住,动弹不得。他的嘴中还残有茶味,淡淡的清香在二人口中蔓延出来,微微有些苦涩,却又带着浓郁的情花香,令人陶醉。

曦月趁孤剑不注意时用舌头撬开他的牙,伸了进去。并勾起孤剑的软舌与之共舞。这个时候的孤剑已经被吻得七荤八素,意识不清了。他双眼迷蒙,泛出点点水汽,早已失去往日的平静与淡然。

眼见孤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曦月这才肯放过他,松开了对人的禁锢。孤剑连忙拉开两人的距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瞪了一眼曦月。

却不想,曦月一把抱住孤剑,头埋在人的颈窝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你说说,你身上有这么多我不喜欢和与我相反的地方,可为什么,我偏偏就喜欢上你了呢……”

孤剑本想给曦月来一剑的,但听到这话以后,默默地把剑按了回去,回抱住他。他抿了抿唇,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也喜欢你。”

这句话说的非常小声,也就只有曦月能听见。但,也只要曦月听见就足够了。

曦月闻言,有些诧异的看向了他。孤剑的面色似乎如常,并无不妥。当然,如果忽略了他那通红的耳尖。

————————————————————————

曦月小坏坏:日常撩孤   √   get


啊,白嫖了这么久,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发个不是很好吃的糖,也算是补充下粮了,毕竟粮有些少,我自己也饿啊

评论 ( 10 )
热度 ( 34 )

© 爱好是作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