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化蝶(又名只活在回忆里的孤宝)

感觉大坏坏的人设崩了

有私设注意

渣文笔注意

——————————————

破茧篇(1)

太阳和月亮,理应是互相交替,无法同时出现的。即使是同时存在,也是在日月更替之时所留下的残存。

可现在,天空被分成了两半:一半烈阳高照,另一半却是皓月当空——昼夜共存。因这奇异的景象所影响,地上也分不出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似乎两种光已交融,共同洒在大地上。

而被这景象所覆盖的地方,不得不说也是一处风景绝胜之地。到处都是在现代无法轻易见到的绿草,在草地上零散着的还有一些美丽的花随风飘荡,可这些花却从来没有在任何图本中出现过,似乎没人见过这种花。

曦月如今就处在这样的景象里,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身边的景色,毕竟这样的景色实在难见。让人不禁疑惑这昼夜为何会同时出现。而他胳膊上所束着的一朵花与这所生长的花明显是同一种类。

实际上,就连曦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胳膊上的花到底是什么,当五年前有意识之时就已经戴着了。

曦月漫无目的的向前方走着,就在他以为这地方也不过如此的时候,面前的景色恍然一变: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寒潭,寒潭的表面平静,清澈见底,如一只清冷美丽的眼眸,也如一块融了一片天空的碧色宝石嵌在地上,点点光斑洒在潭上,时而明亮,时而暗淡。潭面时不时晕开水波,让人看着就不由得感到平静。

但偏偏一条瀑布就在寒潭的旁边流淌,哗哗的水声在耳边不断。抬头望去,这瀑布就如同一条白练悬挂在峭崖上,不断拍打着身旁的基石。雄伟壮阔,恍若雷鸣般的水声,更是令人心情澎湃。

这是动与静的结合!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共存于一处,却没有给人一点的违和感,仿佛本该如此,本就该同时存在。雄伟与清冽给人的精神冲击无疑是非常巨大的,但真正吸引曦月的却并非这景象,而是在寒潭旁的那个人。

那人身着一身黑蓝冷色调衣服,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上,但看身形很容易可以辨别出是个男人。从他端正的坐姿中看可以看出这人严谨的性格。最让曦月在意的是这人的手臂上也有一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花。

他是背对着曦月的,面前似乎摆着一杯茶。曦月看到他的手臂微微抬起,端起茶杯独自品茗。似是察觉到曦月的到来,偏了偏头,好像说了什么,可依旧没露出正脸。

曦月的意识逐渐涣散,他迷蒙中看到那人似是生气了一般,转过头来怒说着什么。可自己却已经快要睁不开眼了,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虚实迷幻。

不行!曦月咬牙坚持着,不能闭眼!明明不想……不想闭上眼睛,不想……忘了他,一定,一定要看到他是谁!必须看到他!但耐不住自身意识已不在,还是没有挺过去,彻底合上了眼。对不起……终究……也没能…看见你,没能……记起你……

“不行!”

曦月从床上惊醒,直起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明显还惊魂未定。他闭上眼睛,平复起自己的心情。再次睁眼,望向窗边,刚刚未曾注意已经是白天了。

“呼。”曦月呼出口气,起床去收拾起自己,待会还有去组织里工作。他一边打理着自身形象,一边回忆起昨晚的那个梦境。

又是这个梦。

这已经不是曦月第一次做这个梦了,这几天来,只要他一睡觉,就会去到梦中的那个地方,然后……看见那个人。但不知为何,像是有什么诅咒似的,只要快看到那人的脸,快要知道他是谁,自己就控制不住的醒过来。所以这么长时间内,曦月并没有得到关于他太多的消息。

想不出来门道,曦月索性也就不想了。可能是因为这几天无剑天天在那神神叨叨的,搞得自己睡都睡不好了。心安理得的把锅甩给无剑后,曦月心情不错的去工作了。但他的心中,却还是埋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爱好是作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