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化蝶

破茧篇(2)

水,火,毒,雷……天地中弥漫着各种各样的力量。这些力量被人们统称为灵力。而灵力之中又包含着不同的小分类,根据所有力量的异同点,大体可分为阴,阳,刚,柔四个类型。

这些力量随着各种因素的日积月累不断增强,到后来一些心智不坚之人会因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下心神动摇而被灵力钻了空子,被这些力量所控制,彻底失去心魂。而这些生物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便赋予了它们新的名词——魍魉。

相应的,有被灵力控制的人,就有能控制灵力的人,这些人便被称为灵师。而曦月就是一位天赋极高还实力不俗的灵师。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被称为灵塔——由灵师所组成的组织。曦月是在五年前被发现的。当年发现曦月时,灵塔高层都惊讶于曦月的体质——这竟是纯粹的至阳之体!但由于来路不明,灵塔并不能放心,不知是敌是友。直到后来多次试探,发现他真的是没有任何记忆后,提着的心才微微松下,但依旧不能完全放心。还是后来曦月在这呆了足足五年,灵塔高层才不在怀疑。

曦月回想着这五年来的事,不禁又开始疑惑为何自己会没有五年之前的记忆,梦中的地方到底是哪,那个男人又是谁……一个个问题盘旋在他的脑中,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曦月已经到达目的地。他抛开了脑中的那些问题,想不出来索性不想,但不知到底是不是他自己在逃避着真相。

魍魉也好,灵师也罢,说到底都是用的灵力。只不过主动与被动的关系罢了。因此,魍魉,灵师和灵力的属性是一样的,都是阴阳刚柔。所以灵塔按属性分为四座塔。

可能是觉得直接叫属性不好听,灵塔高层便给这四座塔起了与属性相近的名字。分别是阴月塔,烈阳塔,韧柔塔和毅刚塔。说到名字,曦月就忍不住无语。讲真,这些人都是起名废吧?起的名字比原本的属性好不到哪去。

曦月为至阳之体,理所当然被分到烈阳塔内。说到烈阳塔,就不得不提一些有趣的人际关系了。现在的塔主是真武,但真武并没有什么很强的攻击力,主辅助。

可是烈阳塔内最强的那两位……浮生和天罡不和先不说,就单讲两人的性格也不合适。浮生演技极好,但到底是不够稳重,再加上曾骗过不少人,和其他人关系也不是很好。……至于天罡……那孩子太激进,年少轻狂,还不如浮生沉稳呢,被归一和秋水送到无剑那去磨砺磨砺了。因此才有了烈阳塔需要辅助镇场子的局面。

曦月对这里其实一点归属感也没有,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有一个归处,那里有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他去到什么地方,都会等着他……可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曦月面上永远都是带着笑的,这是他最擅长,也最常用的令别人放下警惕的方法。今天自然也是一样,笑着和路上遇见的认识的人打过招呼,然后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曦月看着身边的这些人,这些被他的外表轻易骗过的人,不由感到乏味。好像……曾经会有一个人,无论自己耍什么小把戏,他都会一眼看穿。他啊,永远都不会被自己骗到呢。

等等!曦月猛然醒悟。

不对,原来不会这么频繁的想到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摸着下巴,细细的思索着。五年之前的记忆自己并没有,这五年来也没有想起过什么,直到几天前开始不断的重复做那个梦才出现这些奇怪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整整五年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只有这几天不断想起这些事情。曦月越想越不解,整个脑子里的思绪宛如一团乱麻,摸不着头尾,怎么理也理不清,一点头绪也没有。

“呦,什么事能让曦月愁眉苦脸的,说出来我听听,也开心开心。”

就在曦月陷入沉思之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

他抬头望向面前那人,挑了挑眉。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呵,这不是无剑么,今天是男还是女?您玩人妖游戏玩的还开心么?”

很明显,无剑早已习惯这样的言论,并未生气,大喇喇的坐到曦月对面的椅子上,翘个二郎腿,毫无形象可言。曦月嘴角略微抽搐的看着面前坐着的灵塔最高统治者。当初第一次看见这人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刷了他的三观。

这家伙一点上位者的样子都没有就算了,最让人不解的是这货的性别,今天御姐,明天就能变成中二少年。而今天穿的跟个清爽青年似的,曦月回想了一下,嘶,记得昨天还是个成熟淑女来着……

无剑瞥了一下他,瞬间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敲了敲桌子:
“喂喂,我来是有正事的,你给我认真点!”

曦月闻言,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他倒是好奇无剑这家伙能有什么正事,毕竟很难相信这从来不务正业的总塔主会正经起来。

无剑清了清嗓子,正起脸色,严肃地看向曦月:

“这次真的有事,明天你要去一处很危险的地方,我今天来是通知你一声的。听着,那地方我们都未曾踏足过,完全是未知的。不仅如此,这次任务是你一个人去的,难度系数极高,所以今天一定要做好准备,多准备点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无剑这么说,曦月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态度,正了正脸色,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既然你说那很危险,为何只叫我一人去?而且我的实力虽不弱,却非最强,若真重要,怎么不叫浮生真武他们去?”

无剑听到这话也无奈的叹了叹气,脸上浮现出疲惫。

“唉,你也知道,这灵塔并不是我的一言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青光紫薇他们都要求你去,还限制只许你一人去。”

曦月也知道无剑的处境,并未咄咄逼人。反正也没有太大关系,自己又不是没去过危险的地方,应该还是和以前一样,有时因为那些高层不信自己而设的历练。于是他退而求次,问道:

“那你总能告诉我,我要到哪去吧。”

无剑皱眉想了想,努力回忆会议上的内容。

“我记得,好像是叫……绝情谷”

评论
热度 ( 9 )

© 爱好是作死 | Powered by LOFTER